我吹爆他们!吹爆我露的小虎牙!!

韩叶,无脑车

那什么链接,怎么发?

&祝堇道生日快乐!

&万万没想到,我的第一次开车献给了韩叶

黑国王

*第一任国王创造出了,一个悲哀的怪物。

“我还以为你死了。”

  伊万木着脸蹲在沙发前给前室友喂食,前室友一脸无动于衷的冷漠,从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里探出头,不置可否的地缓缓张嘴——那张嘴角微扬的笑唇接近有他半张脸大的铜勺,张开张开张开……他的嘴角顺从地无声开裂,蛇一样的颔骨翻转带动锐齿咬合,满勺的新鲜肉糜被他含进嘴里。

  伊万的喉结艰难地动了动,小心地试图抽回铜勺。说老实话,就算已经看这种进食方式看过三年了,他现在还是头皮发麻有点想吐。

  前室友似乎感应到什么,忽然抬起脸,目光空洞,原本圆形的瞳孔紧缩成一条窄线,嵌在琥珀色的虹膜上像一条扎眼的裂缝。

  这双怪异可怖的冷血动物的眼...

十七八岁的小毛子是世界的珍宝。

新坑人设

睡前速打

 胡扯警告  
 南美洲,萨赫拉维,沙漠边缘。
 窗外己经开始降温了,宾馆提供的三层玻璃很好地阻挡了裹挟着沙尘的晚风,而哐哐作响的窗户被住客眼不见心不烦地甩上了厚窗帘,此时这房间里连一丝光都透不出去。  
 房间里,两张单人床被并在一起,一大堆不知所谓的仪器堆在床上,腾出来的位置铺着土尔其风织毯,一个矮小的中国青年盘腿坐在上面。  
 从背后来看,这个中国青年很容易被认作女性,因为他留着一头漂亮的黑发,身量纤细挺拔,很有一种青春且富有元气的年轻女孩味道。但绕到他正面去看,就会发现,青年虽然有一张对于男人来说有点过分漂亮的脸,但他眼角眉梢的神情微微带着点冷淡和不耐烦,眼角下垂,显得有点没精神。还附带着一...

我爱他们

no.1

画手被逼急了也是会写文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