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前速打

 胡扯警告  
 南美洲,萨赫拉维,沙漠边缘。
 窗外己经开始降温了,宾馆提供的三层玻璃很好地阻挡了裹挟着沙尘的晚风,而哐哐作响的窗户被住客眼不见心不烦地甩上了厚窗帘,此时这房间里连一丝光都透不出去。  
 房间里,两张单人床被并在一起,一大堆不知所谓的仪器堆在床上,腾出来的位置铺着土尔其风织毯,一个矮小的中国青年盘腿坐在上面。  
 从背后来看,这个中国青年很容易被认作女性,因为他留着一头漂亮的黑发,身量纤细挺拔,很有一种青春且富有元气的年轻女孩味道。但绕到他正面去看,就会发现,青年虽然有一张对于男人来说有点过分漂亮的脸,但他眼角眉梢的神情微微带着点冷淡和不耐烦,眼角下垂,显得有点没精神。还附带着一点被夜班折腾过的怨气。  
 这样的他好看是好看,却莫名叫人不敢把他跟平日里的那个好好先生联系在一起。  
 现在,这个看着俊俏且面善的中国青年,却在面无表情地做着恐怖分子才会做的事——他正在组装一枚微型炸弹。  
 一磅c4足以把所落地点炸出一个直径三米的大坑。青年捏着一团黄豆大小的c4填进塑料壳,安上引爆器,捏拢,封蜡,丢进左侧一只热巧克力碗里,再拿出来冷却——一只巧克力球。  
 青年打个哈欠,摸过一张玻璃糖纸灵活地包好巧克力球,把它丢进了右侧的锡盒里。  
 “当啷”一声,巧克力球撞到锡盒里它的小伙伴们,半盒子自带光源的玻璃糖纸闪闪发亮。  
 青年明显是个熟练工,剩下的半个盒子很快被装满了,青年把满盒亮晶晶的炸弹搁到床头柜上,拿起一个平板看了眼。  
 平板上的界面简洁到粗陋,上面有四个红点以平稳的闪灭频率挨在一起,青年用手一划,代表他所在位置的位置图标便蓝盈盈地出现在了红点们的对面。  
 青年放下平板,走到窗前微微掀起一条一指宽的缝隙看向对楼,迷蒙的沙尘中对面亮着灯,有人影在里面困兽一般踱步。  
 啧,青年嘴角扯开一抹轻蔑的笑,赶在对楼人影察觉的前放下帘子,这时函洗室里的水声已经停了,门一开,一个高大的男人裹着满身水汽走出来。
  “怎么样?”男人用一种不太符合他形象的软绵绵的语调说,慢悠悠地走到青年身旁。
  “老样子咯,小可怜们吓得不轻。”

评论(3)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