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国王

*第一任国王创造出了,一个悲哀的怪物。

“我还以为你死了。”

  伊万木着脸蹲在沙发前给前室友喂食,前室友一脸无动于衷的冷漠,从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里探出头,不置可否的地缓缓张嘴——那张嘴角微扬的笑唇接近有他半张脸大的铜勺,张开张开张开……他的嘴角顺从地无声开裂,蛇一样的颔骨翻转带动锐齿咬合,满勺的新鲜肉糜被他含进嘴里。

  伊万的喉结艰难地动了动,小心地试图抽回铜勺。说老实话,就算已经看这种进食方式看过三年了,他现在还是头皮发麻有点想吐。

  前室友似乎感应到什么,忽然抬起脸,目光空洞,原本圆形的瞳孔紧缩成一条窄线,嵌在琥珀色的虹膜上像一条扎眼的裂缝。

  这双怪异可怖的冷血动物的眼睛破坏了他的气质,但如果顶住压力认真观察他,就会发现他相貌不错,一头长发披在肩上也并没有显得女气,反倒让他的脸愈发英气和棱角分明。

  看上去是那种永远挡在人前头,镇定自若的兄长式人物。

  伊万深吸一口气。

  “你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?”

  男人怏怏地垂下眼,铜勺得以重见天日,稀碎的肉糜混着某种暗红黏液拉出长长的银丝,血腥味弥散开。
  银丝在空气中断开,粘连在他的嘴唇和下巴上,伊万抽了张纸巾想帮他擦掉,他扭开头,墨绿色的蛇信在唇角一闪而没。

  伊万只能讪讪收回手。

  一盆肉糜喂完,伊万简直像是在油锅里过了一遭,有这个想法的不止他一个,投喂对象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微嘶鸣,像一只大型阿猫阿狗什么的试图缩回被窝里,伊万皱着眉叫了他一声,见他不理,伸手悍不畏死地抓住了他云锦般的长发。

  入手冰凉,好像他抓住的不是人的头发,而是某种金属制品,伊万眸光一沉,拎起了他的头颅。

  两相对视,前室友目光怨毒且狞烈,仿佛下一秒就要喷出一股毒液给伊万洗个脸,伊万不理会他“嗤嗤”的嘶鸣,面无表情:“王耀,你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“……”拒不回答。

  伊万沉默了会儿,突然掐住他的脖子试图把他拖出被窝。

  “不说?没关系。”

  伊万紫色的眼睛里 ,暗红的辐射线状细纹浮现出来,把他的虹膜分割地支离破碎,他好像一瞬间天翻地覆,从一个大型犬似的青年变成了北极冰盖上逡巡的凶兽。

  “我忍你很久了,正好借这个机会打你一顿……”

  他突然僵住了。

  王耀的上半身被他拉起来,大了几号的睡衣被轻易扯开一个口子,透过那个可以看见他露出的肌肤,但以往形状姣好的锁骨此时覆上了一层微微开合的黑鳞,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衣领下方。

  伊万沉默了一会儿,突然把王耀摁在沙发上,不顾他的挣扎掀开了他的衣服下摆。

  掌下已经不是人类的胴体了。

  他身上紧密贴合的鳞片此时被剥去了三分之一,狰狞的狭长伤口处理过,但简单得近乎敷衍,灰白的幼鳞刺破新肉长出来,整个人像一条被刮了一半的鱼。

  王耀在他陷入沉默的时候安静下来,他完全放松的时候瘦白的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,搭在伊万手腕上的时候指甲被刀刃般的利爪取代。

  伊万讪讪地蹲回去,试着抱住他。

  他们相对凝视着缓缓靠近,王耀盯着他的眼睛,像一只心怀警惕偏偏停在原地的猫。

  最终伊万的手触到王耀的长发,轻轻把他圈在怀里。

  “……没事了,耀。”伊万用脸贴住王耀的发旋,声音很轻,像怕惊扰了一场梦。

  “可是一切都发生过,伊万。”怀里人凑到他耳边轻声说,声音虚弱且夹杂着微弱的嘶嘶声,听着柔软又冰冷。
  
  
  
  
  

评论
热度(33)